柒月_深蓝未眠



入坑一年了,弄一份全年的整理:




上一次的整理


短篇👇:


    睡相    下雨天    晴天    春天的惊喜   
春天的惊喜(二发完)    对话    见面    一瞬




中短篇👇:


亲爱的你结婚要快乐

如果不是你我怎会快乐

仲夏夜之梦

消失的午夜十二点和南瓜车上的人



连载👇:


{张老板你家狗腿子又来了}番外篇

1    2



【现昀】消失的午夜十二点和南瓜车上的人


*又名女装大佬与柴犬王子(bu)

*文的名字仅供参考不要当真

*原故事取自于灰姑娘,但跟灰姑娘的故事有很大的出入

*副cp占据很大篇幅

*来自一个不会写虐的人最后的倔强

*打响童话系列第二炮



Warning:十分傻白甜和中二






0.

从前,在某个城镇上,有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她不仅聪明漂亮而且心地善良。这个女孩很小的时候,她的妈妈就病逝了,所以她从小就没有母亲。后来,女孩的父亲娶了个新妈妈回来,新妈妈还带来两个新姐姐。

“哇,这下家里可热闹了。”女孩非常地高兴。家里突然间变得生气勃勃热闹起来,女孩高兴得不得了,因为她不但有爸爸有新妈妈,同时还有两个姐姐。

可是女孩的兴奋是短暂的,因为新妈妈根本就不疼爱女孩,甚至还虐待她。“快去打扫,扫完以后还要去做饭哟!”新妈妈一直命令女孩做东做西的,却让自己的两个女儿在一旁玩耍。女孩总是在炉灶旁,灰头土脸地工作着。所以坏心眼的姐姐们便常常嘲笑、捉弄女孩。“好讨厌啊!多么脏的女孩子呀!”“而那个脏女孩就是灰姑娘!”“是啊!她叫灰姑娘,所谓灰姑娘就说身上沾满着布尘,脏兮兮的意思呀!”“好有趣呀!噢!噢!”因此这个女孩就这样被称为“灰姑娘”。

城堡里的王子发出请帖,邀请各户人家的女孩。“王宫里将举行舞会,请务必光临。”侍卫沿着街道喊着。

女孩们接到王子的邀请后,都欢欣雀跃。在灰姑娘的家里,两个姐姐也因收到王子的请帖而非常地高兴:“太好啦!去王宫必须穿漂亮点呀!”“是啊!要穿件引起王子注意的漂亮衣裳呀!”“我要穿那件衣服呢?穿哪双鞋呢?”“头部要怎样装哪才好看呢?”两个姐姐完全乐歪了。

舞会来临的当天,灰姑娘仍然得在家里打扫房间。

“灰姑娘,你慢吞吞的干什么?还不快点扫!”姐姐们开始责骂灰姑娘。灰姑娘边提着水桶走出去,边伤心得抽抽噎噎地哭了。

她走进自己简陋的小阁楼里,看到映在镜子上的脸都是灰尘与污垢,而身上所穿的衣服又这么脏,不禁悲伤起来,心里好难过!

“啊!我好想去参加王子的舞会呀!”灰姑娘跟其他的女孩一样,也想去参加舞会。“到底舞会有多热闹、多华丽呢?”灰姑娘想到舞会,内心就好兴奋,可是这身肮脏的打扮,怎么能够进入王宫,参加王子的舞会呢?所以灰姑娘非常羡慕两位姐姐。姐姐们那么兴奋、愉快地准备着,可是灰姑娘只能尽做些打扫和做饭的杂事。

“灰姑娘!灰姑娘!快过来呀!”“灰姑娘!你死到那里去了!还不快来帮我忙,再不快点,就要耽误舞会呀!”姐姐们大呼小叫着。灰姑娘急急忙忙地赶到姐姐们的身旁,听候使唤,一点也不敢偷懒。“灰姑娘!你在干什么?快来帮我梳个漂亮的头发呀!拿鞋子啊!”“快!快帮我穿衣服呀!如果不穿华丽点,王子会笑我们寒酸,那多丢人!” 姐姐们焦躁不安地说。老实的灰姑娘按照姐姐们的吩咐,替姐姐们梳头穿衣服。姐姐们不知道该穿哪件衣服,东挑西选在那边大声吵叫着。不过,不管如何地打扮,坏心眼的姐姐们一点都不漂亮。

“马车来了,我们走!”两个姐姐由妈妈带着,装模作样地矫饰了一番,然后出去了。当马车走后,灰姑娘非常地寂寞,只剩下她一个人留在家里看家,灰姑娘好可怜哦!灰姑娘真的好难过,难道自己不能去参加舞会?灰姑娘在火炉旁开始抽抽噎噎地哭了。虽然她尽量地忍耐,可是一想到王宫里的热闹舞会,她不由得又伤心了。 呜呜……呜呜………她独自伤心地哭着。

…………




1.

“我知道,”现现王子翻了个身慵懒地说道,“后来灰姑娘遇到了一个巫婆,巫婆把灰姑娘变得很漂亮,穿着美丽的裙子踩着水晶鞋坐着南瓜车去到了舞会还和王子跳了个舞,王子很喜欢灰姑娘,可是午夜十二点钟响的时候灰姑娘想起巫婆告诉她一定要在十二点之前回家不然魔法会失效,然后灰姑娘掉了一只鞋,王子拿着鞋去找灰姑娘,找到灰姑娘家的时候只有灰姑娘才穿得下那双水晶鞋,最终灰姑娘跟着王子回到了皇宫,举行了盛大的婚礼,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嘛。”

“哥,你这个故事说太多遍了,灰姑娘早烂大街了,而且你一个大老爷们老给你亲爱的弟弟我讲这些浪漫故事又没用我又不是小公举,没有少女心。哎我知道你跟柏然嫂子结婚之后每天晚上都很幸福行了吧别刺激我了。”

海边的阳光有点猛,总晒着太热了,现现王子让侍从把遮阳伞再扯下一点遮着,看见柏霖王子举着酒杯作碰杯状,他也拿起酒杯跟他哥碰了碰,放到嘴边喝掉,葡萄酒液涌进口里,香醇的味道充满着口腔,他享受地翘起了二郎腿,心里却老在想着一件事。

什么时候才能遇到那个穿着水晶鞋坐着南瓜车的“灰姑娘”呢?



2.

第一次听到灰姑娘的故事时,张若昀正躺在家里一手搭着一只哈士奇,脚下还胡噜着一只叫张皮特的(皮特:???),一张跟哈士奇同款的脸表示不屑。

他弟井柏然说过,童话里的故事都是骗人的,如果非要说有灰姑娘的话,那就只能说是井柏然本然了。

作为家里不怎么受宠的弟弟,在某个美丽的黄昏(划掉),在某次大型的舞会上,遇到了举办舞会的柏霖王子,两人是一见钟情一见如故相见恨晚噼里啪啦叽里呱啦的,坠入了爱情的海洋里差点没溺死,然后柏霖王子在见过井柏然之后心里仿佛被那个喜欢光着屁股射人一箭的丘比特射中了,连舞也不跳了抱起人就先行离开了回房不知干嘛的搞了个爽,经历了人生大惊喜的井柏然在一晚上失了心还失了身,惊慌失措的情况下连问张若昀借的裙子也没穿好,卷走了柏霖王子的被子勾着跟高跷一样的高跟鞋在半夜十二点落荒而逃。

没了被子的柏霖王子第二天被冷风吹醒了,门口还坐着个笑得幸灾乐祸的现现王子,柏霖王子把衣衫不整的自己整理好之后去了问侍卫昨晚那个可爱的女孩子(?)去哪儿了,侍卫说看到晚上十二点的时候女孩子拖着被子提着鞋子一瘸一拐地跳上了一部南瓜车走了。

柏霖王子实在是太喜欢那个躺在他身下盛开成一朵花的妙人了,在地毯式的搜索下找到了某天出门买东西的井柏然,柏霖王子一眼就认出了井柏然,不顾井柏然的反抗扛回了皇宫,然后深情地表白井柏然blablabla的,井柏然听完之后已是痛哭流涕,答应了柏霖王子的求婚,最终在皇宫举行了轰动一时的盛大婚礼。

敲黑板,如果故事就这样结束了又怎么会打着现昀的标题呢。

所以现在,才是正文的开始。




3.

前面都说到,井柏然是在舞会上钓到了这么个金龟婿从此脱离了“灰姑娘”的生活。

其实那场舞会张若昀也参加了。

如果有人问,张若昀姓张,井柏然姓井,为什么两人会是兄弟呢,那么他会送你三个字。

你管我!

原本只是比较好奇传闻中的柏霖王子是长个啥样的,结果见到活的柏霖王子之后没了兴趣,长得跟个柴犬似的,还没家里的那支拆迁部队好看呢,听说皇宫里还有个小柏霖王子几岁的现现王子,但是一直没看到本尊,张若昀就被这个低调的现现王子勾起了好奇心,也没留意柏霖王子把他弟抱走去开房了,提着有些沉重的纱裙去兜圈了。

脚上的红色高跟鞋是新买的,还在磨合期,导致张若昀只能惦着脚慢慢走,本来就长得很高,踮起脚来在一群娇小的女孩子里面无论走到哪里都成了个焦点。

本来这些舞会都是柏霖王子用来找媳妇儿的,作为弟弟,现现王子不是很在乎,所以一般都坐在二楼躺在软沙发上被侍女服侍着,跳舞不感兴趣,但是有兴趣看别人跳舞啊,如果有哪个入得了眼的招进皇宫送给他哥玩一玩,虽然后果都是小姑娘被送走然后他跟他哥狠掐一顿。

看见他哥扛着个貌似挺眉清目秀的娇小人儿(?)飞快地溜进了房间并且听到上了锁的声音,难得看见哥哥这么猴急的现现王子多吃了一颗葡萄以示他惊讶的心情。

好像刚才隐约看到了被抱着的人的大波浪卷发歪了露出一个角?算了他相信他哥怎么说也肯定是上面那个的。

只是没想到那个只让他哥有过一次难得冲动的人后来会当了他嫂子,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接过侍女剥好的一颗荔枝丢进口里细细咀嚼着,忽然,现现王子看见楼下人群中有个高个子提着一条深蓝色嵌着蕾丝边的纱裙,即使是看腻了的大波浪卷发,衬着那人白皙的皮肤倒显得像个可爱的洋娃娃。

嘭嘭!嘭嘭!

从来炫酷帅气吊炸天的宫中小霸王现现王子的一颗少男心在24岁这一年的时候。

爆炸了。

还是连环炮的那种。

接着侍女就看着她们的小霸王干脆利落地往盘子里吐了荔枝核屁颠屁颠地跑了出去。

(mmp!




4.

张若昀感觉到脚跟滑了一下脱离了鞋子,刚弯下腰一跳一跳地准备把鞋子套回去,一个没注意到前面有人,脑瓜子就径直撞上去了。

听到被撞的人发出一声闷响,也顾不上穿鞋子了,张若昀本着不得罪人的信念立刻把腰弯得更低连忙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噗哧!”张若昀抬起头看眼前的人,鞠了个躬之后踩着鞋子打算找个安静的地方再把鞋子穿好。

“柏霖王子不是离开了吗怎么还在这里……”他小声嘟囔道。

“谁说我是柏霖王子了。”被抛在后面的人饶有兴趣地笑了笑。

张若昀转过身重新看着那人。

没毛病啊,还是一张柴犬脸,怎么不是柏霖王子了?

他把假发的几条碎发拨到耳后继续走了。

等等,难不成是现现王子?

张若昀一脸狐疑又扭过去看了一眼,一张比柏霖王子貌似更年轻,更有活力,更加像柴犬的脸,穿着皇宫独有的金黄色丝绒长袍。

所以……眼前这位跟傻柴一样的人应该就是现现王子?!

“现现王子好。”张若昀又鞠一次躬然后脚底抹油飞快溜掉。

“哎等等。”现现王子在后面追着喊他。

他一边回头一边溜着。

“你鞋子掉了。”现现王子好笑地指着地上。

张若昀这才发现了另一只松掉了的鞋子,他快速弯下腰把原本就松松垮垮的鞋子摘下赤着脚提着裙子跑了,也不管落下的那只高跟鞋。

现现王子拿着美人掉了的红色高跟鞋,一脸问号。

跑什么啊?

这时听到城楼上的大钟敲响了。

正好午夜十二点。




5.

然后回到了文章的开头,柏霖王子如愿娶到了井柏然并给智障弟弟讲灰姑娘的故事还惨遭嫌弃。

“现现啊你都24了平时给你举办的舞会你也不参加,以后还怎么娶媳妇啊。”柏霖王子把自家媳妇抱在怀里一脸美滋滋(划掉)语重心长地说。

现现王子瞥了他哥他嫂子一眼,“我都有她的鞋子了我还怕找不到她?”

“谁啊谁啊哪家的小姑娘被你骗到了呀?”

“到时候带回来就知道啦。”现现王子在窗边看了一下高度,翻身从二楼窗户跳下了一楼,抛下后面一群人的惊呼声。

找王妃去咯。

现现王子特地换了身衣服继续保持着自己的低调,城堡外的人虽然没怎么见过他,但也是听说过现现王子的名号的,沿路的店铺有些未嫁的姑娘家看见长得好看的人自是十分欣喜的,争破脑袋都想抢到人来自家的店铺。

现现王子艰难地维持着微笑绕过了迷妹人群捧着一大束姑娘们送的花继续往前走。

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宋老板,我都在你这里买多少次鞋子了,不过是同一双掉了一只再买一对新的,怎么比上次买的时候贵了这么多啊!”

现现王子听着声音像是心上人发出的,但是只看到一个穿着吊带裤,只露出半边脸的男生站在女式高跟鞋店里。

“哎若昀哥,最近物价上涨,我们也要做生意啊,”女老板叉着腰,看着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男生,“更何况我已经给你便宜的了,这可是全球限量版的,要不是看在咱俩交情的份儿上我还不卖给你呢。”

“哎哎哎宋祖儿你个奸商,就你有嘴叭叭叭的,太坑了!”

“那你到底买不买啊不买我就算了。”奸商无所畏惧。

“谁说我不买了?”张若昀一边心疼着钱一边毫不犹豫扔下一锭黄金。

“行嘞,那您先回去吧我明天就亲自给送到您家。”宋老板收了钱自然好干活,利索赶客了。

张若昀相信宋祖儿的效率才放心准备回家了,只是没走两步就看到一张放大的柴犬脸。

“小媳妇……”“啊!”

现现王子刚试探地喊了一声就被对方一拳抡上了脸。

“你谁啊你大街上想强抢民男?”张若昀这才看清楚来人是谁,话还没过脑子就直接骂出声了,不动声色地向后微微退步。

现现王子揉着被揍了一拳的俊脸,抱着的花差点撒了,“谁强抢民男了?我在找我媳妇儿呢。”

某人抿唇,穿着小洋靴继续悄咪咪地往后移动。

“你不就是我要找的小媳妇吗,原来你也是个男的啊。”现现王子没留意到对方的小动作,看到正脸之后更加确定眼前人是要找的心上人了。

“……我是带把的没错,”张若昀看着现现王子捧着的花有一朵几欲掉落,又挪了挪,“但是我不是你要找的小媳妇!”

转身利索,撒腿就跑。

还不忘顺走刚好掉落在手心的那朵花。

现现王子准备要追上去,又重新被一群迷妹围住了,后面还跟着有他哥派来的皇宫的一众侍卫。

现现王子心里有一句mmp一定要骂出来。




6.

柏霖王子看着自家弟弟打上个月被侍卫带回皇宫之后便天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消沉着。

柏然王妃看着丈夫又是担心却无可奈何的样子,想起前几日回家探望哥哥张若昀的情景,心生一计。

不日皇宫为老国王庆生,诚邀全城各家各户一同共享盛宴。

张若昀本想自己着装完毕趁着父亲和奶奶不注意悄悄溜开,不曾想前几日才回过一趟娘家的井柏然回来了。

“哥哥你怎么不穿女装了。”两兄弟坐在张若昀房间里,井柏然看着张若昀一身不同于以往蓬蓬裙的小洋装,微微蹙眉。

“老国王庆生这么重要的日子还是穿得正常点好。”张若昀坐在梳妆镜前描画着眉毛,无所谓地说道,心里想的其实是不想让某位王子认出他。

“哟,别人说这话我还觉得没什么,女装大佬说这话可就不正常了,来人!”看着哥哥画完眉毛准备要往头上抹发胶了,井柏然赶紧叫人拿出准备好的粉色雪纺裙,在张若昀的抗议下给他换上了。

“干嘛就要我穿裙子啊?!”张若昀反抗无效,被套上了栗色的微卷假发,摁在椅子上接受着这个已成为王妃的弟弟的上妆。

“你可是作为大王妃的亲属进宫的,当然不能太随便,而且你穿女装这么好看,怎么能浪费了一副好身材呢。”井柏然给他哥盘着头发,看着镜子里他的杰作,非常满意,瞥到梳妆台旁的花瓶上插着一朵鲜红的娇艳欲滴的玫瑰花,仿佛在某人房间的花瓶里也见过相似的花,悄悄取出折了枝,插进给张若昀盘好的发型的发丝。

去鞋柜打算选一双合适的鞋子,打开柜门就看到了最顶层放着一双崭新的红色高跟鞋,又仿佛跟某人睹物思人的那物一样,拿出来给张若昀换上。

看着他哥一脸纠结但还是穿上鞋子,他去挽住张若昀的手臂出门了。

井柏然:计划通。




7.

老国王也是个老顽童来的,被大儿子和儿媳妇怂恿下也开始撺掇起小儿子的婚姻大事了,反正也是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大,在庆生会举行到一半的时候把所有人聚集到一块儿,临时说给现现王子在现场选一位王妃,未嫁的女生脱下鞋子光着脚,必须是能穿上前段时间被捡到的红色高跟鞋。

由于码数特殊,很多女生穿上去都是不合脚的。

张若昀一眼就认出了那只鞋子是自己的,而且井柏然给他换的裙子经过修改只及膝盖,刚好露出了一双脚,款式一样的鞋子也显示出来,现下还戴着假发不能独自离开,又生怕被其他人认出来鞋子,迫于窘况只能把鞋子摘下,在心里暗暗祈求脚上长肉可以不合脚。

到他的时候已经是退到最后一个了,张若昀看见现现王子本来无聊地撑着脸在看到他之后瞬间精神了,他别过头不去看那张期待的脸,闭着眼把脚套进去。

答案肯定是合脚了,还有人看到了指着张若昀负手提着的高跟鞋跟穿着的那一只就是一模一样,一瞬间全场开始闹哄哄的,老国王和柏霖王子安稳情绪,张若昀差点又想跑,被现现王子眼快抢先一步握住了他的手把人带走了。

宽厚的大手把张若昀的手一手抱住,热乎乎的温暖通过手心传递过来,估计是传上了大脑,一向灵光聪明的女装大佬被那温度烫得脑子迷迷糊糊的,脸颊也不自觉地开始发烫。

走到一个楼梯口的时候才把现现王子的手甩开,张若昀又要准备发挥自己的长跑能力,却被对方抢掉在刚才的跑步中掉了只剩一只的高跟鞋,一骨碌地溜上二楼,笑得一脸得意。

“美女,你还差一双,高跟鞋。”

张若昀也不能再光着脚跑出去,只能冲上去拿那双鞋,现现王子仗着身高优势将鞋举高不让张若昀拿到,另一只手把不知不觉扑到他面前的张若昀搂进怀里。

“小姑娘,穿了我的鞋子,就是我的人了,你还要吗?”

“谁说我是小姑娘了,我还是个带把的!”张若昀挣脱开,扯下假发。

“那你就是不乐意了?”柴犬王子匪气地笑着。

女装大佬一张脸红了个透,半晌,才小声地开口。

“谁,谁说我不乐意了……”




8.

现现王子如愿娶到了他心目中的“灰姑娘”了,虽然不穿水晶鞋也不坐南瓜车,但他就喜欢这样的妖艳不做作的女装大佬,从此俩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

后记:


井柏然:我的哥哥成为了我的弟媳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张若昀:没得办,下一个。




【正文完.】




啊……有些事情,早就该懂了

【现昀】仲夏夜之梦


*只是作为之前欠下的倒数第三个梗

*觉得雷的可以退出

正文走这☞一次失败的游泳教学



“我不会退圈,他们各自安好,我也会好起来的,共勉.”

想当年也是个为了拯救狗血剧情而做出过努力的中二少女🌚🌝

【昊健】小红帽

打响我的傻白甜童话系列第一炮【手动叉个腰,预个告,心心念念的女装大佬昀和傻柴王子估计可能也许或者没多久之后会上线(吧)【手动一个善意的微笑☺

°冬天敲门而至的你:



*身披红色斗篷的切开黑丧萌白团子×表面上披着狼皮实则乖顺的小奶狗


*傻白甜、ooc预警



从前有一个漂亮的小男孩,长得白面团子似的很可爱,嘴巴甜甜的见到谁都会打招呼,人人见了都喜欢他。


一次,外婆送给他一顶用丝绒做的小红帽,帽子戴在他的头上正好合适。从此,他再也不愿意戴任何别的帽子,于是大家便叫他“小红帽”。


在一个下雪日,妈妈对小红帽说:“来,小红帽,这里有一块蛋糕和一瓶葡萄酒,快给外婆送去,外婆生病了,身子很虚弱,吃了这些就会好一些的。趁着现在天还没有热,赶紧动身吧。在路上要好好走,不要跑,也不要离开大路,否则你会摔跤的,那样外婆就什么也吃不上了。到外婆家的时候,别忘了说‘早上好’,也不要一进屋就东瞧西瞅。”


“我会小心的。”小红帽对妈妈说,并且还和妈妈拉手作保证。



外婆住在村子外面的森林里,离小红帽家有很长一段路,外面正飘着小雪,小红帽戴着帽子,披上外婆后来为他做的一件红色斗篷便出门了。


他刚走进森林就碰到了一条棕色的小狼,妈妈告诉过小红帽狼是会吃人的坏家伙,所以他有些紧张地握紧了手,警惕地看着狼。


“你就是小红帽?”小狼先开口了,趴在一块大石头上懒洋洋的,圆溜溜的眼睛在打量着小红帽。


“对啊。”小红帽不动声色地向后退,小狼看起来似乎没有恶意,如果他发现小狼有什么异常了,就准备撒腿跑掉。


“我小时候听我妈给我讲的故事都说小红帽是女孩子啊,怎么是个男孩子啊……”小狼有些嫌弃地嘟囔道。


“谁说小红帽就不能是男的了,童话里的故事都是骗人的。”小红帽摘下帽子,露出一张白净的脸,因生气而鼓着的脸有些粉粉的。


虽然不是可爱的小姑娘,但面前的人看起来也挺可爱的嘛。


隐藏在毛皮下的脸有些发烫,小狼摆摆手转移话题,“好啦好啦我知道小红帽也有男的好了吧,那你这么早是要去哪里呀?”


小红帽又把帽子戴上,“我要到我外婆家去。”


“你那斗篷下面有什么呀?”


“蛋糕和葡萄酒。昨天我们家烤了一些蛋糕,可怜的外婆生了病,要吃一些好东西才能恢复过来。”


“你外婆住在哪里呀,小红帽?”


“进了林子还有一段路呢。她的房子就在三棵大橡树下,低处围着核桃树篱笆。你一定知道的。”小红帽说。


“那你一个人不怕有危险吗?”


“最大的危险不就站在我面前吗?”小红帽反问它。


“……”



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的小狼假装没有听懂小孩子的“童言无忌”,打算跟着小红帽一起去外婆家。


“你说你一个人也不安全,这篇森林我比你熟悉,还是我带你去吧。”


小红帽狐疑地看了一眼小狼,看起来小狼并没有想伤害他的想法,咬了咬下唇,不情愿地点点头。


小狼陪着小红帽走了一会儿,然后指着路边的花说:“你看这周围的花开得这么鲜艳,要不要摘一些去给你外婆呢,如果她看到美丽的花朵,说不定心情好起来,身体也会好得快呀。”


小红帽抬起头来,看到阳光透过枝丫在覆盖一层薄薄的雪的叶子上撒下一片斑驳,美丽的鲜花在四周开放,便想:“也许我该摘一把鲜花给奶奶,让她高兴高兴。现在天色还早,我不会去迟的。”由于放松了警惕,他忘了妈妈的交代,离开大路,走进林子去采花。他每采下一朵花,总觉得前面还有更美丽的花朵,便又向前走去,结果一直走到了林子深处。



“哎,小红帽,你的真名也是叫小红帽吗?”小狼蹲在一旁看着他在摘花,突然问道。


“只是因为我经常戴着这顶红帽子,村子里的人才叫我小红帽的,其实我的真名叫董子健,小名叫咚咚。”小红帽白白的肉肉的小手捻下一朵小花放在鼻子前嗅一嗅,然后放进篮子里。


“哦~那我就叫你小董吧。”


“随你,那你叫什么啊,我总不能老是叫你小狼吧。”小红帽拍拍斗篷上沾到的土继续向前走。


“啊我叫昊然。”小狼尾巴摇摇跟在小红帽身边也继续向更深处走去。


这时离他们不远处,有条大灰狼从一颗大树后探出个头,看着前面一番其乐融融的情景,大灰狼在心里盘算着:“这小家伙看起来细皮嫩肉的,味道肯定比那老太婆要好。我要讲究一下策略,让她俩都逃不出我的手心。”


至于小红帽旁边跟着的小狼嘛,大灰狼相信作为一只同样食肉的兽类,肯定不是什么麻烦来的。


只是它不知道,这是森林里少有的吃素的棕狼。



趁着小红帽还在摘花,大灰狼抄近路跑到了外婆家,敲了敲门。


“是谁呀?”


“我是小红帽。”大灰狼捏着嗓子回答,“我给你送蛋糕和葡萄酒来了,快开门哪。”


“你拉一下门栓就行了,”外婆大声说,“我身上没有力气,起不来。”


大灰狼刚拉起门栓,那门就开了。它二话没说,就冲到外婆的床前,把外婆吞进了肚子。然后穿上外婆的衣服,戴上她的帽子,躺在床上,还拉上了帘子。


小红帽的篮子装满了花,采了太多都拿不了了,他想起了还在家里等着他去送食物的外婆,重新上路走去外婆家。


看到外婆家的栅栏敞开着,屋门半掩,地上还有几个奇怪的脚印,他转过身看了看小狼,小声说道:“昊然,你抬起一下脚。”


小狼照做了,小红帽对比了前面的脚印,确定是狼的脚印。


“小董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不对路?”小狼突然问他。


“?”


“我闻到了这里有另外一只狼的气味。”


小红帽心下了然,“我不知道我外婆是不是被吃掉了,所以我先进去分散它的注意力,你就溜到后面,那里还有一个没什么人知道的小门,时机到了你就敲晕它。”


小狼点点头,伏低身子放轻脚步悄悄溜去后门。


小红帽站在原地深呼吸给自己打打气,然后拎着篮子走进去,他大声喊了一声外婆我来了,收到了大灰狼压低声音应了一句。


他把篮子放在桌上,走到床前拉开帘子,只见大灰狼躺在床上,帽子拉得低低的,把脸都遮住了。


“哎,外婆,”他有些紧张,“你的耳朵怎么这样大呀?”


“为了更好地听你说话呀,乖乖。”


“可是外婆,你的眼睛怎么这样大呀?”小红帽又问。


“为了更清楚地看你呀,乖乖。”


“外婆,你的手怎么这样大呀?”


“可以更好地抱着你呀。”


“外婆,你的嘴巴怎么大得很吓人呀?”


“可以一口把你吃掉呀!”


狼刚把话说完,就从床上跳起来,准备要抓着小红帽吞进肚子里,小红帽闭上了眼睛。


砰的一声,小红帽睁开眼,看见小狼从后面给了大灰狼一记闷棍,大灰狼翻了个白眼,倒在地上。


“你还好吗小董?”小狼毛茸茸的耳朵动了动,头凑过去一副邀功的样子。


“我没事。”小红帽看着小狼的样子很像家里养着的大黄狗,没忍住揉了揉狼头。



这时,一个猎人从外面经过,看见栅栏开着,心里疑惑:“这老太太家的门怎么开着,不会是进贼了吧?”


猎人进了屋,看见小红帽和小狼正蹲在地上商量着如何把外婆救出来,听到声响,一人一狼回过头看着他。


“你好,我是猎人王俊凯,请问你们是?”


“我是这屋主人的外孙,我叫董子健,它是我的好朋友叫昊然,”小红帽指了指小狼,又指了指躺在地上昏迷的大灰狼,“我的外婆被这只大灰狼吞掉了,我们在商量着救我外婆出来。”


猎人这才看到被挡住的大灰狼。


“原来是这个大坏蛋,我找了它很久了,没想到可以在这里找到它!”他准备要开枪打死大灰狼,但是想到大灰狼肚子里的外婆也许还活着,他四周围观察了一番,看到橱柜上有一把剪刀,走过去操起剪刀。


小红帽和小狼让开给猎人过去,猎人手起手落把大灰狼的肚子剪了开来,刚剪开一个口子,便看见了外婆的一只手,他又剪开了一点,外婆便钻了出来,但是在狼肚子里待的时间久了,有点喘不过气,小红帽轻轻地拍了拍外婆的后背替她顺顺气,外婆坐在床上一边大口大口深呼吸,一边说道:“里面黑漆漆的,吓死我了。”


小狼到外面搬了些大石头,小红帽和它一起把石头塞进狼的肚子,再用针把肚皮缝起来。


不一会儿狼醒了过来,揉着发疼的后脑勺想要跑,可是石头太重了,它刚站起来就跌倒在地,摔死了。


躲在房子外面的猎人、外婆、小红帽和小狼高兴极了,猎人进去剥下了狼皮,与他们道过别后回家去了。而外婆吃了小红帽带来的蛋糕和葡萄酒后精神好多了。闹腾了这么久之后天色也晚了,外婆叮嘱着小红帽要小心后目送着小狼和小红帽离开了。


经过了这件事之后,小红帽和小狼成为了很好的朋友,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



喜欢昊健两个月了,待在圈里潜水偶尔发发图,但知道不能白嫖,偶然在补他俩的综艺时看到4月份咚咚那期天天向上的他穿着红色卫衣软软的特别喜欢,然后去翻了后援团的微博和街拍的图,对红衣咚是越来越喜欢,所以就产生了写一个不同版本的小红帽的念头,其实半个月前就开始写了,但是太懒了拖到今天才写完,没有写出设定的切开黑的咚咚只是有点小机灵,迪迪也没多乖顺而且也不像小绵羊qaq,太傻白甜了希望你们喜欢


《李·罗密欧·大流氓·现与张·茱丽叶·若·小娘子·昀》剧场:

p1关于你哥21号会来广州宣传网剧……几个月前就说要送个裸熊给现哥最终升级成拿熊扔人emmmmm真是个凶残的故事😐或许到时还能收获一个满脸土灰悄悄溜进粉丝堆里暗中观察的小哥哥😳老婆这个问题现哥你自己想吧说得好被粉丝群殴说得不好就等着回家睡厕所吧😌

p2-4是一个开口闭口都是宝宝又小气又记仇却忘了自己最近一堆烂桃花🌼的妻奴傻柴🐕身为PUMA的代言人却愿意放弃PUMA的衣服被拿去烧掉然后不穿衣服没日没夜的哔——哔——哔!苦练肌肉的背后的原因竟然是🙊🙊🙊作为一个纯洁的粉丝怎么能听墙角呢拉灯拉灯!!!我作为他俩房间的床头灯今天还是一如既往的敬业呢😃

p.s.:去香港了,不定时更新🌝